觚不觚
103 subscribers
31 photos
1 file
277 links
- 了解更多:https://zh.fyi

这个频道分享一些我认为值得看的文章、视频、播客、诗歌等,从「好内容月报」而来,随时更新。觚不觚,出自《论语·雍也》,比喻事物名实不符。
Download Telegram
to view and join the conversation
现在上网多了就不想生孩子,那是自然的,当代女人对这件事了解太多了。不说别的,甘愿到产房进行那个血口喷人的艰巨任务就需要一种模糊、梦幻而伟大的戏剧感,去遮蔽生死攸关的真实性。就像参加战争的士兵不应过度了解战争。也许这个比方不够恰当,但我老想起埃里克.霍弗所说,让士兵奔赴战场,你得“给他们编排英雄角色,制服、旗帜、军徽、阅兵以及繁缛的仪式礼节,都是为了将绝大残酷的真实掩盖起来,让士兵忘了他的血肉之躯,而把战场视作舞台。”所以你本该在电视剧里看到婚纱、钻戒、誓言、祝福、几秒呻吟和一声啼哭,然后怀抱孩子笑着落泪的温馨画面,而不是在网上看到他妈的会阴侧切,动图。source
在中国,人口的规模与密度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商业奇迹,也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。他们或是在东莞的工厂里打工攒钱,或是在昆山的仓库里跟踪订单,或是在省际的高速上驾车运货,或是在深圳的写字楼里熬夜加班。他们既是生产者、也是消费者,还是在一些文件和报告中被反复提及的“人口红利”。

在中国,很多行业繁荣都可以归因于人口密度,快递是其中典型代表,它是中国电商崛起的底色,它让人们享受到了极其廉价的服务;但同时,它也创造了活在算法里的那些鲜活的个体。在这样的行业里,赢家一定是卷出来的寡头,而非身处其间的劳动人民。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wxIUsq9sYDuNsWz_TZvi2g
https://instagram.com/zh.fyi

最近整理了一下 Instagram 里面主要是在西藏、厦门、东南亚以及朝鲜拍的一些照片,感兴趣的可以关注一下。
「什么是灾难?灾难从来都不是宏大的、抽象的、虚无缥缈的概念,是每一个鲜活的人遭遇的每一件不幸的事,带来的每一次痛苦的挣扎、绝望的呼喊,以及死亡。这些鲜活个体的不幸在很多人看来完全不值一提,因为再大的灾难也难不倒中国,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。灾难难不倒中国,但这些遇难者的家庭永远被难倒了,他们是中国吗?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,但那些遇难者永远被战胜了,他们是中华民族吗?」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pAo-vwfQrMPdsP_wN2uAYg
「色彩不单单是对物理现象的客观描述,还带着各文化传统所赋予的价值与情感。笼统地说(当然只是就奇迈可所要论述的方向而言),西方传统中白色代表着神圣、纯洁、智慧和高贵,黑色象征着邪恶、污贱、死亡和野蛮,黄色则意味着不洁、低俗、病态与恐怖。当以中国为代表的东亚被认为与西方一样是文明社会的时候,西方旅行者看东方人的肤色是白的,一点也不黄。但随着西欧工业革命的发展,古老的东方社会越来越显得落后、停滞与衰退,东方人的肤色也就慢慢失去了被描述为白色的资格。奇迈可调查了这种转变,他注意到越来越多的观察者称东亚人的肤色近似白色但并不是白色,到底是什么颜色呢?棕色、橄榄色、灰白色、铅色,等等,总之再也不是白色了。不过,几乎还没有人以单纯的黄来描述东亚人的肤色,因为黄色的确并不是一个可以在东亚用肉眼凭经验观察到的肤色。白色被欧洲人垄断之后,如何描述东亚人,似乎在相当长时间和相当广的范围内,难以达成一致。这个问题的解决,要等欧洲中心主义继续成长,超越经验观察,由近代动植物分类学、人类学和进化论主导,才最终实现了东亚人肤色由白向黄的历史性跳跃。」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MZTmZX8nZzbaJCJgPvGNag
阿尔博阿多尔
[中]胡续冬

我只愿意独自呆在诗里,诗独自
呆在海里,海独自呆在有风的夜里。
一夜之后,阳光拖着水光上天,
嘈杂的人群从细小的白沙里走出来换气。

换完气的细小的人群回到嘈杂的白沙里,
又是一天,地平线把太阳拖进水底。
海从夜里裸泳了出去,诗从海里裸泳了出去,
我从一首诗裸泳到了另一首诗里。

(注:阿尔博阿多尔,Arpoador,意为「鲸鱼叉」,里约热内卢的一个小海滩,夹在著名的伊巴奈玛海滩和科帕卡帕纳海滩之间的犄角上。)